问茶

做了手术 瘫了好几天 正在努力运土填坑

【恺楚】梦乡(4)

  • 私设加图索少爷恺X咖啡店老板楚

  • 本章无楚店长掉落

  • 前期熬一熬,方块变砂糖,就快有进展啦

  • 前文梦乡(3)







路明非盘着腿坐在希尔顿酒店床上,脑袋懒懒地搭在怀中的抱着的枕头上。他偷偷地看着对面看着手机轻哼小曲的恺撒。他脑子里各种念头像无数只突然袭击的眼镜蛇般丝丝的吵做一团。老大好像真的对师兄有好感。可他们就见过那么一面,一见钟情?靠,老大不一直喜欢大胸长腿妹吗?怎么突然对男人感兴趣?我是不是要离老大远点?我要不要给芬格尔八卦?老大不是追着师姐来中国的吗?怎么看见新鲜的就不要师姐了?还有师姐怎么像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还想撮合老大和师兄?这是些什么毫无逻辑地情节展开?我应该做什么?作为有幸瞻仰过师兄光辉历史的小屌丝给老大打助攻?他又瞄眼恺撒那雕塑般的侧颜。哎,老大要追人,还用得着我?倒是我干嘛跟着回来啊......说是好久没有回家了,想去看看抚养他长大的叔叔婶婶,可他哪有什么念家之情?还不只是匆匆看了眼那熟悉地上下床,就又趁婶婶使唤他前跑出来住酒店了。路明非,路明非你还真是个路人。

想到这,他把脸埋进枕头里,深深地叹了口气,把那些杂乱的想法统统抛在脑后。然后向后瘫在床上,摸出手机窥屏那个正讨论地火热的高中同学群。

这边恺撒靠在沙发上,手机上是今天让路明非帮他关注的“coffee&tea”的公众号。店内每季推出一个主题这上面就会更新与之相关的内容。比如去年冬天的主题是“停止时间”,店内推出了特制黄油曲奇组合搭配香甜的奶盖咖啡。意指飞银,孤寒,和你在一起的温暖想让我停止时间。店内还设计了一个被怀表缠绕的停止的金色沙漏的logo,并且还有限定沙漏赠品。恺撒看着页面上漂亮的排版与可爱的文字图片,心想这一定不是楚子航弄的。那个人看着冷冰冰不近人情的,但内心还是很柔软,可即便如此恺撒也想不出他能贴出“给各位小可爱顾客比心心”这种表情包。那就是他身旁叫苏茜的那位负责编写这些东西了。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情侣?但看着不像。恺撒发现自己有些在意楚子航。望着暴雨时那悲伤的脸庞,被猜到新品名称时淡淡的笑意,那好看的眉眼时常在他拿起杯子时浮现在脑海中。他没有过多去探究着莫名的跳动,而是跟着感觉走,任凭自己去追寻楚子航所在的方向。

接下来的一周恺撒除了被诺诺拖去商场,其他时间都待在酒店里,只是每天必到“coffee&tea”随意点杯楚店长的推荐,然后坐上十分钟左右,偶尔走之前还会再带一杯。诺诺说他这是有事无事,刷存在感,给楚店长贡献营业额,说白了就是给人送钱去,虽然这点钱对他这个富家少爷不算什么。但他每天花枝招展像个雄孔雀一样去喝咖啡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发情了。路明非听完后觉得老大这个路数不对。难道不应该大手一挥买下整条街,然后对师兄说不嫁给我,就让你在这条街混不下去。前一天听芬格尔八卦了一天恺撒情史的路明非很是不解他老大这种屎壳郎滚屎的操作。

新一周的早上,扰人清梦的电话铃声突然在静谧的房间响起。恺撒撑着额头语气不善地接起了电话。

“我说过我只是出来旅游,还有我想你还没有权利限制我去哪里。”沉默地听对方说完后,恺撒说完这句话,就把手机扔在一边,把脸埋在手掌中,深吸一口气后准备去把路明非叫醒。从厕所洗漱完后,他一边整理着袖口,一边走向窗边。恺撒拉开厚重的酒红色天鹅绒窗帘,细碎的阳光便偷洒在大理石地面上,微尘在这光影中浮悬。他沉默地看着这逐渐苏醒的城市,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眼中被人搅乱梦乡的阴郁也融在了晨光中。他得准备好去迎接下一场美梦了。

在酒店周边闲逛了一会后,恺撒便收到了诺诺的消息,说她也要去尝尝新品。恺撒本想早些去趁着人少还可以和楚子航多聊几句,但他知道这小魔女也只是和自己说一句,自己也不能让她不去。所以就随手给她回了个“OK”。.

当他和诺诺还有路明非又坐在那天的位置上冲彼此傻笑时,他觉得自己得从梦中醒来了。 


【恺楚】梦乡(3)

  • 私设加图索少爷恺X咖啡店老板楚

  • 有路→诺

  • 前文梦乡(2)








路明非瘫在卡座里,抬起眼皮看了眼对面一脸搞事情地拿着手机打字的陈墨瞳,垂下头想,这都是些什么事啊......老大为追我看上的妞,不远万里来到中国,然后被放鸽子,失魂落魄之际碰见了女主角,而那女主角却是他高中时期的校园男神楚子航。之后孤男寡男雨夜闲谈共饮,分别后老大日思夜想,师姐暗自伤神,为追回爱情不惜灌醉老大上门宣示主权,逼退......等等,那我算什么?这都没我的戏份,哪我为什么要在这里?这时他瞄到楚子航从吧台后端着托盘出来,便马上像个小学生一样乖乖坐好。操哦,我他妈都在想些什么鬼东西。路明非在心里狠狠扇了自己两巴掌。就不该在飞机上无聊和旁边的小姑娘一起看狗血连续剧来着。

“是别人介绍来的吗?”楚子航将两杯卡布基诺放在桌上。他不过是客套地询问两句,因为平时慕名而来的校友也有很多,虽然他有点不解路明非看见他时,像肚子上被人揍了一拳一样,但也只把他们当做普通顾客看待。

路明非心想,是啊别人介绍来的,那人现在还在宾馆里睡得像头死猪,要不要打电话叫他一起来啊。但他嘴上还是挤出笑容正经道:“对啊,朋友介绍来的。话说师兄你怎么在开咖啡馆呢?我还以为你在哪个公司当老板呢!”

“现在不也是老板。”楚子航对正在叫他的苏茜比了个稍等的手势,便转头对路明非说:“ 两位请慢用。”

陈墨瞳放下手机,心情颇好地环视了一周。

“哟,你还和那帅哥是校友?”她挑了挑眉。

路明非看她眼里分明写着—‘你这种小衰仔居然和他一个学校。’他叹了口气,又瘫回卡座里。

“楚子航是仕兰中学人尽皆知的男神,我等小透明只有幸在学校各种颁奖仪式以及路过的学姐学妹的口中瞻仰过他的光辉,并没有真正接触过。如果摸他那贴在墙上的大头照不算的话。”他抬眼看着正在与两个略显激动地小姑娘交谈的楚子航,“啊,这么说起来,我叫他师兄是不是占他便宜啊?”

“对自己有点信心,李嘉图。”陈墨瞳端起面前的陶瓷杯轻抿了一口,“就算是你,穿上西装,也是人模狗样的。”对面的人勉强牵了牵嘴角没有回应。

“开玩笑的,放轻松点,别这幅死鱼样。等会恺撒来了不知道还以为我怎么你了。”

“什么?!老大要过来?不是,师姐你都给他说了?那我们偷着来是为什么?”路明非一下子端坐起来,向兔子一样转着脑袋四周查看,生怕下一秒猎鹰恺撒就冲过来叼着他脑袋上窝杂毛对他说“小子不错嘛,竟然把都我放到了。走,我们再来一轮。”他在心里想着等会要怎样告诉恺撒他并没有参与昨晚的老白干交流大会,并且那天应芬狗紧急召唤才去了美国,并不是故意把他扔机场的。天地可鉴,他才下飞机就被恶魔师姐骗来城市漫步了。

陈墨瞳划开刚收到的短信,慢悠悠地打了几行字上去才抬起头对路明非说“你干嘛这么怕他,不就放了他一次鸽子吗?再说他指不定还会因为遇到楚子航而感谢你呢。”

“遇见师兄有什么可感谢我的呀。哎,我去看看还有什么吃的没,师姐你还要点什么吗?”

陈墨瞳摆摆手,他便打着哈欠想柜台走去。

他看着正在制作饮品的楚子航,心想不愧是楚大男神,这么多年一点都没变,不论做什么都会引得一群女性围观。要是芬格尔穿上围裙,在这拉花的话......他抖抖肩,光是想想那油腻的笑容,啧。

“怎么,还需要什么吗?”问他的是苏茜。

路明非摸摸脑袋,视线在菜单上乱晃着,然后指着图片最大的桂花戚风蛋糕说“嗯......就一个这个吧。”

“不为女朋友点一份吗,这可是今日限定,还是子航亲手制作哦。”

“不,不是女朋友,”路明非瞬间有点窘,视线乱飘,然后对上楚子航有些好奇的目光,“她是我学姐而已,蛋糕一份就行,谢谢。”

 回座之后路明非在心中疯狂吐槽,这楚大男神有点八卦啊,还有他和那个美女店员是什么关系啊,子航,子航的叫得那么亲热。好想念大洋彼岸的酱猪肘子啊......

这时隔壁桌的小姑娘捂着嘴,发出一声惊呼,还一个劲地用胳膊撞着旁边的小伙伴。

陈墨瞳朝门口的方向挥了挥手。路明非整理了下不存在的领结。

“来这么快。”

“不是你说十万火急,叫我快点过来的吗。”恺撒穿着一身休闲T恤,带着黑色鸭舌帽,活像一个大学留学生。他坐在陈墨瞳旁边,对隔壁桌的小姑娘微微一笑。

“怎么想着来这儿。”恺撒看着四周,觉得分外熟悉。突然他瞳孔一缩。

“你好,你的桂花戚风蛋糕。”

四目相对,两人皆是一惊。

之后楚子航先反应过来,“又见面了,恺撒,需要喝点什么吗?”

“哦,不用了,我宿醉才醒需要缓缓。很高兴再次见到你。”路明非在心里你吐槽恺撒这像外语教科书般的对话。

“好吧,各位慢聊。”说罢,楚子航便离开了。

“怎么找到的?算了,你想做什么?”恺撒问旁边一脸笑意的陈墨瞳。这边路明非正试图把自己埋进了戚风蛋糕里。

“没什么啊,就是好奇而已。你不是一直惦念他的咖啡吗,真不来一杯?”

恺撒看了眼正在制作饮品的其他店员,“算了,没胃口。”然后转头对路明非说:“我前天听诺诺说你要健身,那你怎么还在吃这样甜腻的东西?”

“别呀,老大,世上唯有美食不可辜负,何况这可是今日限定,师兄亲手制作。很好吃的!”

“师兄?楚子航?”

“对啊,没想到他是我高中时期的学长,老大我给你讲他当时流弊得不行,大大小小的奖项排名基本上都有他的名字。那时的女生有个梦想就是躺在床上数他的睫毛。”

恺撒没有接话,看了眼诺诺空的陶瓷杯,“还要什么吗?”

“嗯,我也想尝尝楚店长亲手做的蛋糕。”

“路明非,你呢?”

“啊,我不用了。”

他说完,恺撒就起身点单去了。

“子航,两份桂花戚风蛋糕。”





————————————————tbc—————————————

努力填坑的咸鱼,想写的大概是两人对彼此莫名的好奇互相吸引,流水般的Love story. 尝试番外炖肉。但文笔有限,能有小可爱喜欢真是披着被子半夜疯跑了(*>︶<*)

很喜欢明妃和芬格尔,文中用词不当的地方欢迎小可爱们指出!

啊啊啊,都没有小伙伴和我说话,完全用爱发电(;´д`)ゞ



 

 

 


【恺楚】梦乡(2)

  •  私设加图索恺x咖啡店店长楚

  • 没想到最近太忙了,终于偷空放上来了

  • 此章恺撒掉线,很多人出没

  • 前文梦乡(1)


“子航新的产品研究得还顺利吗?”苏茜将托盘放回柜台,看了看正低头翻看有关‘梦乡’意见收集册的楚子航,又环视了一周店里,“天气渐凉,点热饮的顾客也变的多了。”

“嗯,还差一点。”楚子航将册子摆正,“还忙得过来吗?”

“完全没有问题。虽然兰斯洛特的缺席让许多女性顾客感到遗憾......”

“两杯热可可谢谢。”一道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对话。身着白色蕾丝裙的少女挽着她同样精心打扮过的同伴,朝厨房里张望了一下,然后略微小声地对将正在结账的苏茜说:“呃,请问今天那个法国小哥不在吗?”

苏茜朝楚子航无奈地笑笑,后者拍了拍她的肩膀便走进了厨房里。



“诶,我说师姐你这样不好吧。你已经驴了老大一次了,现在你又用老白干把他灌醉扔酒店里,啧啧,老大生前也是一位把老白干当白开水灌的勇士。诶,不对,师姐,话说你这样做,能不能别带上我啊,且不说事后老大会不会把所有帐算我头上,我飞了十多个小时也!我一下飞机听到你给我打电话,还以为你准备为你辛苦奔波的师弟接风洗尘呢。”路明非拖着步子走在人群中,觉得自己像是一条被绳子绑住的咸鱼,只能通过不住地张嘴废话来阻止自己随时要扑街的状态。

“难道你不想试试吗?恺撒说的......呃,仿佛被波涛菲诺的云朵抚摸全身的感觉。”陈墨瞳再次试想了一下那种感觉,全身不可控制地抖了抖。

“我现在只想被脆皮炸鸡抚摸全身。我说师姐就一杯咖啡而已,用不着背这老大偷偷摸摸地出来吧?”

“你懂什么,衰仔!”陈墨瞳停在商业街巨大的地图面前,随意地将双手交叉在胸前,环顾了下四周,手指颇为愉悦地在纤白的手臂上敲了敲。“他都念叨那杯咖啡多久了,我这几天和他吃饭,每去一个饭店,他都会在喝完水后望着别人服务生的背影露出失望的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饥渴外国佬远游中国只为干这事!”她扫了一眼路过学生手里纸杯的logo,便抬脚向她们过来的路走去。该不会是个性冷淡吧?想到这,她便加快了脚步向前走去。

路明非跟在她后面吐槽了一下说师姐你这样的标题只会让读者给你翻个白眼,应该多跟芬狗学学什么样的标题才能最大程度地捏造事实,却又留有悬念,吸引读者。但他的脑子却不可控制地想了想饥渴的恺撒。他吞了吞口水,太可怕了,简直太可怕了。深呼吸一口,他念叨着芬格尔要上树,芬格尔要上树,便将打了马赛克的画面硬生生赶出脑海。



走了一会,陈墨瞳停了下来,路明非来不及停住便撞上了她。

“我去,师姐你不会是后悔了吧?那赶紧的,我们去对面买点麦O劳,趁老大醒过来前,给他预约上一出京剧,再不济,我去买几张复O三的爆米花。总之我们赶紧回去吃点,不,去看看老大,别让他发现我们又把他扔了。”

红发女孩白了他一眼,推开玻璃门径直走进了店里。

路明非抬头看了眼过分简单的招牌,也嘟嘟囔囔地走了进去。

“我去,外面挂的那牌子与店里的风格完全不符嘛。我用word文档编辑的字,都比那生硬的‘coffee&tea’更吸引人。”他在陈墨瞳背后小声说道。

浓郁的咖啡香气,精心呵护的绿植,优雅文艺的摆件以及温馨的布艺卡座。怎么看都跟外面那个黑底白字连个咖啡简笔画都没有的简陋招牌不符。

“请问两位有什么需要的?”苏茜看着眼前这个用玩味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红发女孩,没有来地怔了一下。

“嗯......”她的目光在各类饮品的名称中搜寻着,略显疑惑地皱起了眉头。她左右看了看也没看见什么特别推出的牌子。最后目光落在写着有‘梦乡’两字的大大的意见册上。

“两杯卡布奇诺谢谢。”

“喂喂,师姐我们不是来喝那个梦什么的吗?走这么远你就让我喝一杯在酒店都能随时叫到的卡布奇诺?”

苏茜看着眼前的两人,正欲解释一个清冷好听的声音从路明非背后传来。

“你们说的是‘梦乡’吧,它是下一季的产品,预计两个星期后就会上新。欢迎你们届时前来品尝。”

听到这声音路明非本来地朝声源看过去,他看着擦肩而过的身影,咂了咂嘴皱着眉思索起来。

苏茜向来人点了点头,“那就两杯卡布奇诺?”

“......嗯。”苏茜结完帐后,发现红发女孩正盯着楚子航看,眼里全是她看不懂的惊喜,简直像发现了大人秘密的小孩。

而她身后的路明非却出声打破了这诡异的氛围。

“楚子航?!”


【恺楚】 梦乡(1)

  • 私设加图索恺x咖啡店店长楚

  • 或许OOC,欢迎各位小天使提意见 

  • 不定期更 前期进度缓慢



 

 

   清脆的门铃声撞进疯狂的雨夜,裹挟着雨水的男人站在暖黄的灯光下用手捋了捋那一头湿乱的金发,顺带还在深灰色的毛绒地毯上蹭了蹭沾满泥水的手工皮鞋。

  “hi!”恺撒走向柜台对那低头在记着什么的人说道。“这位先生,能给我一杯,呃.....”他抬头看了一眼写着各式名称的屏幕,在一堆奇怪的汉字组合中挑出了最简单直白的一种。“...bitburger吗?虽然这温馨的氛围非常适合品尝一杯香甜的卡布奇诺,但我想我现在更需要一些酒精,尽管只是一瓶普通的啤酒。”

   楚子航看着眼前这个说着一口流利中文,虽然好像有些河南口音的外国男人,楞了楞。真是双漂亮的眼睛。他这样想着。

  “抱歉,我们店已经打烊了。”

  “打烊?是关门的意思吗?”楚子航轻微地点了点头。他扫了一眼恺撒微抿的嘴唇以及金色发梢上的水珠,“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在这里待一会儿。”蓝色的眸子亮了起来,楚子航低下头整理方才记录的制作方法,补充到“现在很难叫到出租车而且今天不提供酒类饮品。”

   “哦,不用在意,你能让躲雨就足够了。谢谢你,我的朋友。我可不想继续在暴雨中,呃,狂奔了。”恺撒露出了平日里能让女性小鹿乱撞的微笑,他对这方面总是很有把握的,尽管他并没有刻意地去那么做,不过他知道他现在糟糕透了,凌乱的头发,潮湿的衣物,砖块一样的手机,不知道在哪国国土上飞行的行李,并且他甚至能感受到有水珠滚落进他的鞋里。

  “ 稍等一下。”说着,楚子航蹲下身子,在柜子里拿出一条封在塑料包装里的毛巾,他将灰色的毛巾递给恺撒。“这是我们店的赠品,不介意的话......”

 

“当然不介意,非常感谢你,我的朋友。”恺撒接过毛巾随意地搭在脑袋上胡乱地擦拭。 “对了,我叫恺撒,方便询问你的名字吗?”

“......楚子航。”

“嗯,楚子航,你是这的店长吗?也是因为暴雨没有回去?”

  楚子航沉默地看了眼玻璃窗外的瓢泼大雨,随后便低下头从水壶中倒了杯温水。“嗯。”白皙的手指将水杯推给恺撒。

 “话说你在研究新的产品吗?我看你刚才好像在记录配方,噢,我不是有意要看的,你知道的,它就在那。以及我从进门开始就闻到了一股令人放松的香甜。”恺撒将毛巾放在一旁,他接过水杯,食指轻轻敲着杯身,脑子里莫名浮现出那劲瘦的指节。

   楚店长将那散发着温甜香气的白瓷杯端上吧台,眉头略微蹙起,“还在试验当中,总觉得缺少了什么。”他盯着那层旋转的薄泡沫,突然觉得自己也是那些奇怪的小气泡。

  “我能品尝它吗?我是说这种时候总需要些,呃,他人的意见,对吧,楚子航?。”

  “可以,不过......”他话还没说完,恺撒已经俯下身子,轻轻嗅着那甜人的香气。

  “抱歉,你要说什么?”他勉强将自己从那香气中抽离,天知道他现在多么渴望一杯能让人温暖的东西。

  “我想说它大概有些凉了。”而且他之前才喝过这杯。“我重新给你做一杯”

  “不用麻烦了,这个温度正好。”说着,他将杯子举到唇边,轻抿一口。

   丝滑的咖啡缀着泡沫进入口中,口中的咖啡像猫咪的肉垫,轻轻踩在他的味蕾上。一路暖到胃里的温流使得大脑也放松起来。他又忍不住再喝了一口。

  “怎么样?”

   恺撒放下杯子,手指轻轻摩挲着把手,目光落在桌上胡乱写着什么的本子上。

   “怎么说呢?咖啡的口感很棒,泡沫也很细腻。就味道而言,它的香气十分吸引我,入口的一瞬间我好像看见了波涛菲诺云朵,哦,对了,那里是我的家乡。”他扫过本子上的字迹,继续说道“简直像做梦一样”

   听到这里,楚子航嘴角浮现出淡淡的笑意。恺撒怔了一会,原来他会笑啊,他在心里默默想到。

  “它的名字与梦有关吗?”视线在各式词组中来回,最后又落在那个浅浅的笑上。

    楚子航看了眼那个本子,伸手往前翻了几页,对恺撒说“嗯,它的名字叫‘梦乡’,指熟睡时梦境中虚幻的地方。这些是来这的客人写下的自己对梦乡的理解。”他取了支顶端有着毛绒球球的粉红色细长圆珠笔放在本子旁边,“它是我们下一季的主题商品,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写下你的看法。”

恺撒一一看过那些词句,然后抬头看向楚子航。

  “迷恋。”他说道,“我想它还缺少一点迷恋。”

     在楚子航思考时,他继续说道:“现在的它好似做过就忘的梦中的一阵风,在梦中自由飞舞,可风过之后便不再惊起波澜。如果你想要的是让人温暖的梦境,那么它应该更使人沉醉。”

  “谢谢你的意见,我会作为参考的。”他再次惊讶于恺撒的中文水平。

   “别这么见外,子航,能够品尝这么美味的东西也是我的荣幸。”恺撒看向屋外,“雨小了,趁下一轮暴雨到来之前,我想我们赶紧回去吧。”他站起来看向那个正在擦拭杯子的人。

    楚子航转头看了一眼仍时不时划过一道道闪电的天空,对恺撒说道:“不了,你先走吧。我还有事要做。”

     又是这一句,恺撒想,看来他不喜欢下雨天。

     隔了一阵楚子航说道:“帮你叫了出租车,这附近有个车站,车子应该马上就到。”

  “你真是太好了,子航。相比之下,那个放了我鸽子的人,啧......总之很荣幸与你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再见。”

     楚子航本想八卦一下他是怎么回事,但人已经向门口走去。

     不远处的车灯照亮细密的飞雨,恺撒走之前还拿走了那条毛巾。他拉开车门后冲着楚子航挥了挥手,之后便钻进了车里。

     街道又黑暗下来,咖啡的香气也渐渐消散。他看着又逐渐厚重的雨幕,关上了店门,放任自己走进另一场雨中。

  “迷恋......吗?”